阅读历史
换源:

389 自己成血汗工厂领导了?(月票3620加更)(3/8)

作品:我真的只是村长|作者:葫芦村人|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6-30 14:48:08|下载:我真的只是村长TXT下载
  制砖机械的速度应该非常快。

  到时候用机械了,不需要这么多人的同时,也可以快速提高生产效率。

  同时,找人来进行烧窑技术的改进,或是安排人去沿海学习。

  直接烧制需要时间更短的红砖,而不是青砖。

  红砖能用多少年,刘春来不知道。

  但是各种古建筑,甚至长城使用的城墙砖,那都是青砖,上千年应该没有问题的。

  改革开放后,一切以经济效益为标准。

  同样的砖,青砖需要漫长的时间,庞大的人力;而红砖从制作到烧制的时间都会节省大部分,不是专门需要的古建筑跟文物保护单位,基本上看不到青砖的出现。

  至于其他地方?

  外面刷一层漆就冒充青砖了。

  “回去了,他们说要先完成设计,做样机,拉过来测试,不合格还得改……”刘照光说道。

  刘春来点头,“这会儿你有没有别的事情?我们去窑厂湾看看。”

  “没事,没事,就是来找你的。现在在那边的人不少,就是来请你过去指点指点的。”刘照光陪着笑脸。

  刘春来懒得跟他理会。

  直接就往门外走。

  刘八爷召集了刘家的几名话事人,要谋划给刘家光棍们上课,然后考试通过才准讨婆娘的事情。

  对于这样的事情,刘春来只有一个,不能影响白天的干活。

  这些无聊的老头想要怎么折腾,那是他们的事情。

  窑厂湾,不到一个月时间,就已经大变了模样。

  几口窑的顶部,正冒着寥寥的白色烟雾。

  在下面的空地上,几十人正在忙碌着。

  有从旁边红彤彤的石谷子山上把成块石谷子敲下来的,有人则是用鸡公车推着这些大块的红色石谷子,向着旁边粉碎区域而去。

  粉碎区域,一群皮肤黝黑,光着膀子,瘦弱的身躯上都是精肉的汉子,举着二锤不断地把成块的石谷子敲碎。

  敲碎后的石谷子颗粒,则是直接用筛子筛一遍,细的有人铲入旁边新挖出来的池子,随后倒上一些水。

  在池子旁边,几台半人高的石磨,正在人力的推动下,缓缓旋转。

  石磨中,推的不是粮食,而是被磨碎的石谷子粉末!

  被碾碎的石谷子粉末,再和上干石谷子粉末搅拌。

  甚至还需要牵着牛,让牛在搅拌好的泥土中来回踩。

  最后才是把这些泥土用木模制成砖坯。

  “怎么这么麻烦?烧青砖需要这样麻烦吗?”

  看到这情景,刘春来皱起了眉头。

  难怪青砖没有窑厂愿意制造。

  仅仅是前面的工序,就浪费了太多的人力。

  即使有机器,这也是需要不低成本的。

  看到刘春来过来,干活的人纷纷打招呼。

  不是喊刘春来叔,就是喊爷爷。

  喊春来兄弟的都很少。

  刘照光叹了口气,“泥土比较细,搅拌均匀,用牛踩了就可以制砖坯了。你之前不是说了,咱们这边土脚薄弱,面上的一层泥土,都需要填到其他的土里,加厚土壤嘛……”

  这怎么又成自己的锅了?

  当初跟刘八爷到这窑厂湾,好像是说过?

  可眼前这样的工序,这成本……

  刘春来不敢去想。

  “这么麻烦,难怪一天才生产这么点……”刘春来叹了一口气。

  为了节省一些泥土,这些人甚至不惜用更多的人力来解决这问题。

  听到这话,刘照光以为刘春来是嫌弃这一天生产的太少,人太多,顿时急了,“中午热,周围又不凉快,每天窑厂早上四点半开赶工,到中午11点半下班,大家去公房食堂里吃饭,各自回家休息,下午四点半到天黑。你要是觉得时间长,下午三点就可以开工,那会儿也没有那么热了……”

  “……”

  血汗工厂就是这么来的?

  旋即一想,这不对。

  这个窑厂,是属于四队的集体产业啊。

  四点半到11点半,这里已经7个小时;下午四点半到八点半天黑,又是4个小时。

  每天工作11个小时,还都是重体力活。

  “一天工钱多少?”刘春来问道。

  “每天6角,一个月18块,中午管饭……”刘照光忐忑地看着刘春来,“窑厂里一共63人,之前我找谢高全算过,目前的产量,每匹砖的成本需要大约一分二粒,这确实有些高,我们会想办法加长时间,增加产量来降低成本,尽量控制在一分以内……”

  刘春来看着他,有些惊恐。

  “我说照光,这些人,难道不是我刘家的?”刘春来难以理解他的想法。

  典型的血腥资本家。

  算上人工、煤炭、生活费等成本,一匹砖才一分二的成本。

  市场价多少?

  市场价如果自己拉,两分七一匹!

  算上运费,更贵!

  如果用人工来运……

  “就因为是刘家的人,才不能占便宜。一个月18块的工资,已经让很多人打破脑袋了……”刘照光的回答,让刘春来无法理解。

  这年代人的思维,跟他的思维,是不在一个频道上的。

  “大队里从这边拿砖,啥价格?”刘春来看着砖厂里忙着不停,浑身大汗淋漓的人,心中有些酸楚。

  真不是大家不努力。

  而是缺了给他们努力的机会。

  难怪,这一辈人,最终大多数在九十年代放弃了土地,进入了建筑工地、工厂流水线。

  成为庞大工业机器上的一颗小小螺丝钉……

  “这本来就是队里的产业,哪里需要结算?工资都是队里发啊……”刘照光不理解刘春来的意思。

  “又吃大锅饭?”

  刘春来的眉头揍了起来。

  “你把地收回来,不就是又搞集体生产?吃大锅饭?交了地的人吃大锅饭?”刘照光问刘春来。

  艹!

  要是吃大锅饭,需要费这么大力气?

  需要实行基本工资加奖金的制度?

  这事情,必须得重视起来了。

  “我爹说的?”刘春来觉得,需要回去好好跟自己老爹谈谈。

  吃大锅饭绝对不行。

  很多企业一开始发展良好,最后就因为吃大锅饭,倒了。

  “八祖祖说的。人也都是八祖祖选的肯干的,谁不攒劲(努力)干,就下去,等着的人多呢……”刘照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