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99章 风起 云落 人死

作品:乡村公子|作者:房奴大叔|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1 12:59:42|下载:乡村公子TXT下载
  当卡尔·波吉亚的长剑刺向楚某眉心之后,他却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他仍然没有看到对手暗藏的什么玄机,但是直觉告诉他必须想办法给自己的进攻留下退路。

  剑已经刺出,再想收手已然是不可能的了。然而,卡尔·波吉亚极具战斗的天赋,还是在最为关键的时刻,改变了长剑的攻击位置。

  攻击位置偏移了少许,由楚某的眉心转移到了一侧的眼睛上。

  于是,长剑刺了过去!

  突然,那把一碰即散的木剑剑尖点中了卡尔·波吉亚的右肩。受力之后的卡尔·波吉亚瞬间闪开,却仍然感受到肩头传来的那一丝阵痛。

  卡尔·波吉亚稳稳落地,脑海中却是掀起滔天巨浪!如果先前自己刺向对方的角度不做任何的变化,那么刚才的木剑便已经穿透了自己的喉咙!

  或许是后怕,或许是畏惧,卡尔·波吉亚的汗水瞬间喷涌而出,湿透了整件衣衫!

  对面那个身着白色长衫的男子仍然笑看着自己,手中的木剑也已经再次举起!

  风起!

  漫天黄沙席卷天地,似有巨龙腾空,搅动风云!

  卡尔·波吉亚第一次感受到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危机感!他仅仅的盯着那把木剑,从每一丝抖动的痕迹去做所有的攻击路数的推演。

  他的大脑飞速的运转,想要第一时间找到接招的应对方式。

  动了,那把木剑动了。

  它的方向飘忽不定,每一次的起伏都带动着周边砂石的走向。

  接着,那木剑的摆动幅度变的更大了。它上下摇摆,左右摇摆,忽而要离开那手掌,忽而又回归到那手掌里。它飘忽不定,颇有移形换影的样式。

  卡尔·波吉亚的额头已经开始滴落汗珠,那是他不断的推演之后身体负荷过重引起的不适反应。

  啪!

  一滴汗珠落下!

  这时,卡尔·波吉亚下意识的想要闭眼。然而,本能告诉他一定不要闭上眼睛!

  汗珠从额头落下,经过眼前,极短的时间里遮住了他一丁点的视野。

  于是,那把木剑动了。

  它平淡无奇的向前蠕动,好像一只生病的蜥蜴,吐露着并没有杀伤力的毒舌。此时,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木剑似乎都不足以带来致命的杀伤力。

  然而,越是如此,卡尔·波吉亚越是紧张到颤抖。

  近了,那木剑近了。

  噗!啪!砰!噹!

  接连的击打声响起,也就在这是方青等天山门的弟子才发现,那木剑竟然是残影形成的一道剑影!

  这要多快的速度才能刻画出如此逼,真的剑影!

  砰!

  两人的交战中第一次产生了闷响!这闷响自卡尔·波吉亚身上传来,声音极度沉闷,即便是人们听到这种声音也会感到十分的压抑!

  哐当!

  卡尔·波吉亚如同被大力踢出的皮球,一瞬间原地飞起!

  方青等人看的真切,这位骄傲的暗黑骑士长大人是吐着血飞起来的。那些血珠像一颗颗散落天空的珍珠,在空中组成一道醒目的风景线!

  嗖!

  木剑瞬间回归,完全没有再追杀断线风筝一样的卡尔·波吉亚。

  方青等人看到这一刻,不由得觉得有些惋惜!他略显遗憾的低下头,为那位年轻人错过最佳的击杀机会而感到惋惜!

  “好!”

  便在这时,他身旁的方,舟,子发出一声喝彩!方青急忙抬头看去,却见那些空中散落还未下坠的血珠竟然在高速运转。那速度快到了极限。

  血珠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而完成这些也不过是在极短的时间里。在楚某的上空,几朵飘荡的云朵速度也变的有些快了。

  方青认为这是自己视线不及对方时产生的一种视觉错感!

  嗖!嗖!嗖!

  那些血珠一闪而没,从楚某的身旁瞬间消失!下一刻,还未完全坠落的卡尔·波吉亚怒睁双眼,脸上的表情甚至变的扭曲了。

  噗!噗!噗......

  “啊!”

  十六声闷响,一声惨呼!天地瞬间陷入了寂静!

  方青等人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那个从空中逐渐飘落向地面的暗黑骑士长!在他的头顶,那些刚刚聚集到上方的云朵突然消散。

  云落!

  方,舟,子看着前方的胡澈拿出一只药瓶,然后看到他把药粉洒在了那些尸体之上。很快,那些暗黑骑士们的尸体便开始消散,一股股气体四散开来,飘到空中,消散不见。

  嘣!

  卡尔·波吉亚在看到胡澈所有的动作之后,终于闭上了眼睛。在他眼睛闭上的那一刻,他的身体开始飞快的膨胀,随即炸裂开来。

  人死!

  波拉乎曼·摩柯和方,舟,子几乎同时祭出两面帆布,那帆布十分巧妙的将卡尔·波吉亚的周围封锁了。

  楚某将木剑交还给了这位一直处在“观众席”上的天山门门主。他角度极小的躬身算作是一种答谢,又或许是某种别的意思。总之,方,舟,子看懂了,同样报以微笑和躬身。

  “带着她回去,还是跟着她回去?”楚某饶有兴致的看着胡澈。

  其实,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看胡澈。多数人是好奇摩柯的选择,少数人则是好奇胡澈的选择。当然,所谓的少数人也不过就是楚某一人而已。

  “我没经验啊,你给我拿个注意吧?”

  胡澈平日里再能吹也没用。当一个男人真正找到心爱的女人,那么先前他的豪言壮语都会被抛在脑后。

  “自己决定!”楚某看着那些长剑被天山门的弟子们收走,转头给了某些人一个神秘的笑容。

  波拉乎曼·摩柯突然觉得自己的男人此刻有点娘们唧唧的!她走到胡澈面前,一把将他的领口抓住。“你是我的男人,必须跟我回去。现在就走,不然我就在这里和你造小孩!”

  噗!

  方青发誓自己千不该、万不该的在这个时刻选择喝水!天地良心,他真的没有任何嘲笑的意思。但是,他感受着波拉乎曼·摩柯满是杀意的目光,不由得转头看向师父。

  徒儿有事,那师父必须出面扛着。

  “闪!”

  于是,方,舟,子!这位天山门的当代门主溜的比兔子都快,眨眼间便消失不见了。

  方青在某些时候反应还是十分的迅速的,他脚底抹油,速度竟然丝毫不逊色自己的师父。

  “额,咳咳!在这里......也行!这里也没什么人,要不......”

  胡澈看向楚某,示意他识趣点,赶紧离开。

  “额,咳咳!哦,对了。我推测你们会遇到一个人,那个人身穿青衣,是个很骄傲的家伙。如果碰到了,要好好招待!”

  楚某话音未落,人便消失不见了。胡澈站在原地还在思索以后遇到的那个人会是个怎样的人,那个人的实力应该不错。不然,楚某怎么会这么刻意的强调呢?

  “好好招待,好好招待......啊!你怎么就这样把衣服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