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54章 螺蛳粉臭味的来源【求票】

作品:美食从和面开始|作者:糖醋虾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7-01 12:48:55|下载:美食从和面开始TXT下载
  直播的时间很快到了。

  为了不影响直播效果,也不影响酒楼和自助餐厅的生意,这次直播特意换到了袁康特意打造的工作室中进行。

  所谓的工作室,就是专门租了一大间房子,里面经过简单装修,非常适合拍视频或者做直播。

  里面不仅有专业的灶台,还有适合拍视频和直播用的各种灯光组,另外几个固定机位也都已经设置好,只需要把摄像机架在上面,就能用了。

  这间工作室在袁康上任之后就开始打造了,目的就是为了把拍视频的工作,从四方酒楼的后厨摘除出来,省得被那些吹毛求疵的网友们挑毛病。

  比如之前就有网友指责徐拙在后厨带着摄像师拍视频,对后厨的卫生以及食品安全非常不利。

  虽然这些批评声不多,但袁康却很重视。

  他这人有个怪毛病,对于各种差评都会很在乎。

  点外卖或者网购的时候,对于那些大段大段的好评往往视而不见,因为鬼知道这些是真心好评的还是水军刷出来的。

  他只看差评。

  假如有连续三条以上差评都是跟质量有关,那这家店铺就拜拜了。

  袁康绝对不会在这家店铺买任何东西。

  所以接手销售部之后,袁康首先做的,就是处理各种差评。

  甚至还把差评当成了部门考核的标准之一。

  除了销售部之外,关于视频的差评他也关注着,所以才有了这个崭新明亮的工作室。

  这里足够安静,也足够宽敞,灯光的布局也全都是按照拍视频的标准来的,不仅有补光灯、还有面光顶光背光等各种灯具。

  徐拙在这工作室转了两圈,觉得袁康安排得很到位。

  以后再拍视频就在这里进行了。

  按理说,新工作室开张怎么也得做两道好菜才行,结果却做了这道味道略臭的螺蛳粉。

  略遗憾。

  各个机位架好后,先调整一下灯光和机器的角度,然后徐拙把今天要用到的各种配料一一摆放在工作台上,今天的拍摄正式开始。

  因为提前做了预告,所以在没开播的时候,直播间就有不少粉丝在等着了。

  毕竟是徐拙逃课事件后第一次露面,而且到现在葛家在网上还时不时嘲讽两句,这种时候,徐拙自然就成了众人眼中的焦点了。

  至于今天要做的螺蛳粉,在有心人的解读下,也成了内涵葛家的象征。

  毕竟人均企业级理解,微博上的那些粉丝把徐拙这一举动,解读出来十几种含义。

  让徐拙这个当事人都有点哭笑不得。

  不过哭笑不得归哭笑不得,这并不妨碍他手滑给这些解读的微博一一点赞。

  反正又不浪费什么时间,点赞之后解读的含义更丰富,也算是间接做出了自己的回应了。

  尽管自己根本就没想那么多。

  直播开始,首先是老孟和非要在直播间凑热闹的李浩个大家打招呼,接着便是徐拙做螺蛳粉了。

  面对直播镜头,徐拙表情很淡定:“最近网上不断有人狺狺犬吠,臭不可闻,所以今天我就做一道臭味类的美食,权作回应。”

  他话音刚落,老孟就咧嘴笑了:“真不愧是拿肄业证书的人,狺狺狂吠在你嘴里都成了狺狺犬吠……你这没文化的帽子算摘不掉了。”

  这本就是调侃,也算是自黑的一种。

  不过这话却让直播间的粉丝很高兴,各种道具也就随之而来。

  徐拙倒是很淡定:“人家还没到狂吠的级别嘛,只能算是犬吠,所以就这么说咯。”

  拿葛家调侃之后,徐拙开始介绍今天要用到的食材。

  做螺蛳粉的食材就那么几种,除了作为主料的螺蛳和圆米粉之外,剩下的就是炸腐竹、酸豆角、木耳丝、黄花菜、萝卜干和酸笋以及作为搭配的青菜。

  这些配料已经全都准备好了,不过螺蛳汤还没煮,现在盆里只有一些剔出来的螺蛳肉和一些已经吐干净泥沙的带壳螺蛳。

  炸腐竹也没做,现在还是干豆皮的状态。

  倒是米粉已经提前浸泡在水中了,这样煮出来的口感会更好一些。

  徐拙介绍这些配料的时候,李浩指着那些带壳的螺蛳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情况?准备等会儿动手挑螺蛳肉吗?”

  徐拙笑着摇摇头:“不是,这是熬汤用的,只有带壳熬,这汤吃起来才对味儿。”

  这自然又是郑光耀给徐拙说的。

  得知徐拙要在视频中做螺蛳粉,郑光耀恨不得从扬州赶过来手把手教徐拙,不过因为时间太紧,加上长途奔波不易,所以这种手把手教又变成了远程教学。

  在远程教学的时候,郑光耀给徐拙详细的讲了一下螺蛳粉的历史。

  过去,在柳州地区很多人喜欢吃螺蛳,把螺蛳放在清水中,淋入一些香油促使螺蛳吐出泥沙,等到吐干净后再用剪刀剪去螺蛳的尾巴。

  淘洗干净后,就放进大锅中,里面加入辣椒和各种香料,像煮肉那样把螺蛳煮熟透。

  有顾客要,就用漏勺捞出一份给顾客吃。

  也有顾客喜欢吃粉,店家就煮一些米粉,里面加入酸笋等调料,再舀入一些煮螺蛳的汤,就成了大名鼎鼎的螺蛳粉。

  根据郑光耀的提示徐拙才知道,原来煮汤的时候要加入带壳的螺蛳才行。

  这也是徐拙为什么这么准备的原因。

  他按照郑光耀说的那些内容,详细的在直播间说了一遍,让不少广西当地人都有些恍然,他们天天吃螺蛳粉,但对于螺蛳粉的过往,却知之不详。

  不过直播间的粉丝们,对徐拙的感官却改善了不少。

  毕竟这么博闻广记,怎么也算是加分项。

  之前关于逃课和肄业证的事儿,也没人再提了。

  开玩笑,连这种冷门知识都知道的人,学历算个屁啊。

  再说了,就徐拙这成就,这烹饪水平,哪怕他小学毕业呢,谁敢小瞧他?

  好歹也是身价几千万的人呢,一群臭打工的有什么资格嘲笑人家?

  在徐拙跟粉丝们讲螺蛳粉的前世今生时候,李浩则是端着那盆带壳螺蛳,认真的闻了好一会儿,然后好奇的问徐拙:

  “这螺蛳闻着明明一点都不臭,怎么做出来的螺蛳粉那么臭呢?这玩意儿熟了会变味儿吗?”

  徐拙:……

  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吐槽好了。

  他看着李浩问道:“你平时吃的炒螺蛳炒田螺味道臭吗?”

  李浩仔细想了想,然后摇头说道:“不臭啊,还挺香的,跟啤酒是绝佳搭档。”

  “那你还闻这么起劲儿做什么啊?”

  徐拙把李浩手中的螺蛳放下,然后将那碟酸笋递给了他:“酸笋加热后,笋中的鲜味儿物质在酸的作用下会发出一种臭味儿,这就是螺蛳粉闻起来有臭味儿的原因。”

  这下轮到李浩懵逼了。

  不仅是他,连直播间里的人都有些恍然。

  屏幕上满是原来如此的弹幕。

  这让徐拙不禁有些想笑,看来大家对螺蛳粉的误解很深啊。

  既然如此,那就更得把这道美食做一遍了,也算是给螺蛳粉正个名。

  让所有人都明白:

  螺蛳粉的臭味儿,跟螺蛳没关系!

  ————————

  今天回去,下章更新的可能会晚一些,大家莫急哈,下章我尽量写多点,把螺蛳粉做出来。前段时间天天在家煮螺蛳粉吃,写起来应该挺顺溜的。